深切怀念我的蒙古族学生图雅

 

    今天早晨5:20时醒来,看到一个令我悲痛的消息:“于老师,这一天到了,她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愿天堂不再有病痛,谢谢您们在她生命中的陪伴。” 发信息的是图雅的丈夫红英,时间是2020年10月26日凌晨2:42时。

    图雅出生于1979年,2004年硕士毕业于内蒙古民族大学,2007年博士毕业于中国原子能科学院后应聘到沈阳师大任教至今。一年前被查出胰腺癌肝转移,这一年时间,经过到北京、沈阳等大医院多方医治无效,她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1岁!

    图雅的博导、中国原子能科学院的大核物理学家陈永寿老师评价说:“图雅是励志的典型,沈阳师大应该好好宣传她。”

    此刻,我含着泪写下这些回忆文字,缅怀我深爱的这个蒙古族研究生。

    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我还记忆犹新,那是2001年春节后,她得知被录取为我的硕士研究生,和导师见面先哭了!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正好考研那天,爸爸突然去世了!妈妈怕影响考试,没告诉我!否则可能考不成了!”

    我一直没有机会见到图雅的母亲,为了女儿的前程,所有的苦都自己承受了,我相信图雅有一位坚韧、伟大的母亲!

    图雅的确是公认的励志典型。她是内蒙古民族大学物理专业蒙语授课班走出的第一个硕士和博士。

    曾经长期在内蒙古民族大学工作的我,知道蒙语授课班的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是不学外语的,汉语就是他们的外语。图雅大学才学英文字母,到大学毕业,达到了考硕士研究生的水平!她读硕士第二年,我因为儿子在上海工作,与学校协商调到湖州师院,把在内蒙古招的还没毕业的包括她在内的4个研究生也带过来,他们都顺利完成了科研和学位论文任务。

   还记得她开始写的汉语文章,我要帮她修改个别的汉语语法毛病。我知道她的思维方式是用蒙语!图雅曾经问我:“老师我硕士答辩时用蒙语还是汉语?”

  “当然是汉语啊,你的蒙语专家听不懂!”我觉得这个学生很可爱。

   图雅读硕士期间不仅科研的计算和理论工作任务完成的好,汉语和英语水平也快速提高。2004年春天,她硕士毕业前,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中国原子能科学院著名核物理学家陈永寿研究员的博士研究生,她博士面试是用英文讲自己的硕士期间的工作。

   2007年夏天,图雅博士毕业应聘到了沈阳师大工作至今。她工作期间,拿到了国家基金博士启动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了数篇文章。出国参加过国际会议并报告自己的工作。她在完成本科教学任务的同时,带了数名研究生。特别是最近一年,身患重病的她依然坚持给研究生上网课,坚持申报科研项目,坚持修改研究论文。

   今年6月5日,图雅给我发信息还说:“老师我挺好的,我认为癌症就是慢性病,我现在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接送孩子,作饭,运动,学校的工作也按时完成,我现在活着就是责任,放心,我还能活很久。”

    7月15日,我收到图雅给我发的最后一条信息说,“老师,我现在挺好的,来呼和浩特做一个身心互动的治疗。”当时我在微信运动那里注意到她每天可以走一万步!

    我无法相信,这样一个聪明、乐观 、优秀的图雅永远离开了我们!愿天堂没有病痛!图雅,走好!

 

                         于少英 写于2020年10月26日上午  浙江湖州